一个例子:对取消终身教职的批判性评价